3G手機版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門診,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復失眠20余年”來就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義上的熊貓眼,不過今日可真的見識到了,特拍了一張照片: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劉某,女,32歲,第一次懷孕,停經已12周。該患者停經的第九周開始出現惡心嘔吐,開始時嘔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來嘔吐逐漸加重,7-8次每天,嘔不能食,嘔出食物及黃膽水。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組成 黃芪10克,黨參(或太子參)10克,丹參10克,炒白術10克,薏苡仁15克,仙鶴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氣活血,健運脾胃。主治 適用于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或伴有腸上皮化生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中國中醫 > 中醫文化 > 中醫講堂 > 正文

李蔚普給初學中醫者的十封信——不要為傷寒、溫病之爭所困

字號:T|T|T
摘要:中醫在對外感病的認識和處理上存在著傷寒與溫病兩種旗幟鮮明的學派我們初學者應該怎樣看這個問題呢

朋友們:

在前面幾次通信中,我們曾經提到中醫對外感病的認識和處理上,存在著傷寒與溫病兩種旗幟鮮明的學派。近幾百年來,這兩種學派展開了熱烈的論戰,宗傷寒的某些人對于溫病學說是不滿意的,罵他們“輕描淡寫、不負責任”,罵他們制造“疾病”,甚至詛咒他們為“牛鬼蛇神”;學溫病的人對傷寒學派有的也不客氣,說什么“江南無真傷寒”、“古方不可以治今病”等等,實際上就是罵傷寒派是“教條主義者”,是“頑固”。

這些年來,通過歷史唯物主義的學習,傷寒與溫病之間漸趨調和,刀斧聲是完全聽不見了,代之而興的說法是“溫病是傷寒的發展”,“六經、三焦只是說法不同,實際是一樣的”,“善治傷寒者必善治溫病,善治溫病者必善治傷寒”,這真叫作化干戈為玉帛吧。

這種轉變是不是正常呢?我們應該怎樣看這個問題呢?在這次通信中,我們就著重談談這幾個問題吧。

我以為傷寒、溫病學派由爭論而漸趨調和起來,是有其社會基礎的。解放前,中醫被統治者歧視、詛咒,被斥為“封建、迷信、不科學”,這是眾人皆知的事實。這幾年來,中醫才被開始當怍一份寶貴的文化遺產來繼承和發揚,中醫的政治地位大大地提高了!社會上對中醫的期望和要求也更加殷切了,中醫界唯恐自己不團結,所以有些人把學術論爭,也就收起來了,盡量把矛盾掩蓋起來了,連溫病與傷寒之爭這么一件大事也包括在內,這種變化確實是大的,愿望也是好的,但末免有些不正常。

“溫病是傷寒的發展”,事實本來是這樣。但持這種見解的人,往往有兩種毛病:其一是企圖用傷寒有五,“有中風、有傷寒、有溫病、有濕溫”的廣義傷寒來概括溫病,否認溫病學說對于傷寒學說的豐富提高作用,也卻是說否認溫病學說的實際地位;其-是抹煞二者的原則性區別,以免貽人口實。總之,其主要缺點在于末能說明溫病從傷寒基礎上發展的必然性,未能說明溫病學說的進步意義和實用價值。

從傷寒發展到溫病,這是歷史的具體條件所決定的。傷寒學說進入到宋代以后,由于民族體質的變化日趨明顯,病種的增多,傷寒學說漸漸不能完全適應當時保健事業的要求,甚至由于傷寒學說威信太高,以致有盲目搬用方藥而發生過一些流弊。金代劉河間指出傷塞,疫厲應該有所區別,如果對疫厲誤以麻黃桂枝解表,“不僅不解,其病反甚而危殆矣”。元代王安道對這問題提得更尖銳,他說:“仲景的麻黃湯、桂枝湯,本不欲用于夏熱之時也,春夏雖有惡風、惡寒表癥,其桂枝麻黃湯終難輕用,茍不慎而輕用之,誠不能免夫狂躁、發黃、衄血之變”。明代吳又可氏還從病因學說上,說明傷寒與瘟疫的區別,他說“寒、熱、溫、涼,乃四時之常,因風、雨、陰、晴稍為損益,如秋晴多熱,春雨多寒,亦天地之常事,未必為疫也。疫者感天地之厲氣,其氣之來,無論老少強弱,觸者即病。邪自口鼻而入,感之深者,中而即發,感之淺者,未能頓發,或遇饑飽勞碌,憂思氣怒,正氣被傷,邪氣始得張溢。”總之,溫病學說是經過長期實踐,在不斷接受和批評傷寒學說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溫病學說比傷寒學說是進步了呢,還是倒退了呢?我認為是進步了一些。它的進步首先表現在關于病原的見解,如吳又可氏所謂“天地之厲氣”,確比專從氣候季節變化來解釋急性發熱病病因要進步得多;其次,溫病學派認為病邪“自口鼻而入”,確比自肌表而入的見解高明一些;再次溫病學派發現多數急姓發熱病開始多出現上呼吸道癥狀,再進一步就會引起精神意識的某種改變,因而發現了“溫邪上受,首先犯肺,逆傳心包”和溫病“由衛面氣,由營而血”的發展規律(衛分氣分是一般性的全身癥狀,營分、血分則是重要臟器受侵害的表現。營分癥多屬神經系癥狀,血分多屬皮下出血,吐血,衄血的癥狀),這種規律應該說此傷寒六經的說法更有說服力。

在治療方面,溫病也有它的進步牲,此如說在熱病初期,溫病家常用銀翹散、桑菊飲,現代醫學證明它具有較優的抗生作用;在疾病的增進期,溫病學派一方面吸收了傷寒的白虎湯,承氣湯等法,但又創造了更加細致的新加黃龍湯、宜白承氣湯、導赤承氣湯、牛黃承氣湯、增液承氣湯等;由于高熱引起神昏譫語的,溫病學派有清熱解毒、芳香開竅法,如清宮湯、牛黃丸、紫雪丹、至寶丹等,解決了許多危急癥狀;急性熱病的過程中和恢復期,病人常患失水,溫病學派有加減復脈湯、大小定風珠、益胃湯、五汁飲、牛乳飲等,對于維持病人營養有著很大作用。

我們肯定溫病學說的進步性,目的在于扭轉-些人對于溫病學說盲目的宗派情緒,引起大家對于溫病之重視和積極鉆研,喚起初學中醫的同志,不要把自己圍在一個較小的圈子里。這里并不意味著傷寒學說不足學,也不是故意貶低傷寒的歷史價值。我們在前面曾經指出:傷寒論是中醫學術體系的指導思想,為后世辨證論治奠定了鞏固的基礎。在今天的臨床實踐中,它仍然有著重要釣地位,有著實用價值。但是如果以為“一部傷寒論便可就治萬病”,“除了傷寒論外不足學”,“溫病學說誤人子弟”,這便大錯特錯了。

傷寒和溫病學說之間也是各有特點的,它們并不像一些人故意解釋的那樣,說二者完全相等;至少在目前二者還不可能完全混為一談,因為它們兩者之差別是歷史所形成的客觀存在,是隨便否認不了的,我們要把兩者完全統一起來,還要作許多努力,首先就是對這兩家學說很好的學習,然后用辯證的歷史眼光分析整理,去蕪存精,發展新的關于急性發熱病的學說。

關于傷寒的參考書很多,如關于版本的有明趙開美的復刻本(重慶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新輯宋本傷寒論”即根據趙氏復刻本);日人大冢敬節氏“康平本傷寒論”;關于注解的如陳修園氏“傷寒論淺注”,任應秋氏“傷寒論語譯”等;關于分類討論的如柯韻伯氏“傷寒來蘇集”,徐洄溪氏“傷塞類方”等;關于綜合討論的如張倬“傷寒兼證釋義”,舒馳遠氏“傷寒六經定法”等等,可選擇參考。

關于溫病的參考書,除第二封信中所列舉的以外,還可參考戴天章“廣溫疫論”,吳坤安氏“傷寒指掌”,俞根初“通俗傷寒論”,謝誦穆”溫病論衡”,沈仲圭“中醫溫病概要”等等。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