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機版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門診,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復失眠20余年”來就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義上的熊貓眼,不過今日可真的見識到了,特拍了一張照片: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劉某,女,32歲,第一次懷孕,停經已12周。該患者停經的第九周開始出現惡心嘔吐,開始時嘔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來嘔吐逐漸加重,7-8次每天,嘔不能食,嘔出食物及黃膽水。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組成 黃芪10克,黨參(或太子參)10克,丹參10克,炒白術10克,薏苡仁15克,仙鶴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氣活血,健運脾胃。主治 適用于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或伴有腸上皮化生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中國中醫 > 中醫文化 > 中醫講堂 > 正文

任應秋的中醫學習法之——初入門徑

字號:T|T|T
摘要: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此乃任應秋治中醫學的門徑和方法

書山有路勤為徑 ,學海無涯苦作舟

----我治中醫學的門徑和方法 任應秋

前一句是說不管學習任何科學,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正確的門路,正如于貢所說:“夫于之增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凡是一門科學都是有一堵墻隔著的,必須設法找到門徑,穿墻而入,才有可能看見科學內容的富和美。后一句是說做學問必須要下刻苦工夫,學問多半都是一望無涯的汪洋大海,不具備一點犧牲精神,甘冒風險,戰勝駕濤駭浪,堅定地把握著后舵,航船是不可能安全達到彼岸的。下面把我學習中醫學的經過略述如次:

我十七歲開始學習中醫學。在未學醫之前,從四歲開始便以通讀十三經為主,如《爾雅》那樣難讀的書,都曾熟讀背誦。同時還讀一些有關詩文典故的書,如《幼學故事瓊林》、《龍文鞭影》、《聲律敢蒙》、《唐詩三百首》、《賦學正鵠》、《少巖賦》、《清代騈文讀本》、《古文觀止》之類。先后凡經歷十四年。教我的老師,都是清代的秀才、舉人、進士之流,我的古漢語知識,便從此打下了基礎,也是我后來學習中醫學較雄厚的資本。當我贊完十三經的時候,老師許君才先生要我看張文襄的《輶軒語》,這是南皮張之洞在光緒元年(1875)作四川提督學政時寫的一本“發落書”,但確是當時指導讀書的一本好書。其中特別是《語學》一篇,對我頗多啟發。全篇主要提出如何讀經、讀史、讀諸子、讀古人文集以及通論讀書五個問題。如說:“讀經宜讀全本,解經宜先識字,贊經宜正音讀”、“讀經宜明訓詁、宜講漢學、宜讀國朝人經學書,宜專治一經,治經宜有次第,治經貴通大義”等,至今在我腦子里還有較深刻的印象,可以說我后來學習《黃帝內經》等經典著作的許多方法,都是由于張文襄所影響的。尤其是他在談到“讀書宜有門徑”時說:“泛濫無歸,終身無得,得門而入,事半功倍。此事宜有師承,然師豈易得,書即師也。今為諸生指一良師,將《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讀一周,即略知學問門徑矣。”后來我終于買到一部《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來看,果然大有收獲。例如我對十三經都已背誦如流了,但我卻說不出為什么《論語》、《孟子》、《大學》、《中庸》又叫《四書》,而《提要》則明白告訴我們:“《論語》、《孟子》,舊各為帙,《大學》、《中庸》,舊《禮記》之二篇。其編為《四書》,自宋淳熙始,其懸為令甲,則自元延佑復科學始。《明史.藝文志》別立《四書》一門。”不僅《四書》的沿革比較清楚了,同時亦知道《四書》各種注本經《四庫》著錄約有六十二部之多,存目還有一百零一部,真是洋洋大觀。更有意義的是,在讀《提要》的過程中,亦知道了《四庫》著錄的醫家類書凡九十七部、一十八百一十六卷、存目書凡九十四部、六百八十二卷。這給我后來閱讀醫書提供了很好的書目索引。

民國十八年奉先王父益桓公命,受醫學于先師劉有余先生門下,先授以陳修園《公余六種》,半年內悉能背誦。又授以《傷寒論淺注》、《金匱要略淺注》,須正文與淺注同時串讀。例如:“太陽主人身最外一層,有經之為病,有氣之為病,主乎外,則脈應之而浮。何以謂經?《內經》云:“太陽之脈連風府,上頭項,挾脊抵腰至足,循身之背”,故其為病,頭項強痛。何以為氣 ?《內經》云:“太陽之上,寒氣主之”。其病有因風而始惡寒者;有不因風而自惡寒者,雖有微甚,而總不離乎惡寒。蓋人周身八萬四千毛竅,太陽衛外之氣也,若病太陽之氣,則通體惡寒;若病太陽之經,則背惡寒。”這樣正文和注文連串起來讀,當然大大增加了誦讀的工夫。好在我早已練就了背誦的基本工,在一年的時間內,便已達到指點條文的首句,便能連注串背出來的程度。有余先生腹富而口儉,不善于講說,我必須且誦讀、且理解,全憑自己下工夫。只有到理解不通時,才去請教先生。先生語言雖簡,部非常中肯。他是以善用烏梅丸治雜證蜚聲一時的,記得有一次侍診,半日中曾經四次疏烏梅丸方,一用于肢厥,一用于吐逆,一用于消渴,一用于腹瀉。畢診以后,問難于先生,他說:凡陽衰于下,人盛于上,氣逆于中諸證,皆隨證施用,腹瀉與肢厥兩證,均陽衰于下也,故重用姜桂附辛,而去二黃;嘔吐一證,氣逆于申也,故多用烏梅以泄肝;消渴一證,人盛于上也,故重用黃連黃柏,去辛輕用附莒以平之。從此以后,我對烏梅丸的運用便靈活多了。諸如此類,對先生對我的誘挾是很大的。但先生畢竟是個經方學家,而不是醫經學家。我的思想既受到張文襄治經諸說的影響,亦欣賞南雷黃宗羲”先窮經,后證史”的學習方法,學習中醫學似乎亦應該先從經典著作下一番工夫,才可能奠定比較堅實的理論基礎。因此,便在劉先生的同意下,從事《靈樞》、《素問》的學習。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