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機版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門診,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復失眠20余年”來就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義上的熊貓眼,不過今日可真的見識到了,特拍了一張照片: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劉某,女,32歲,第一次懷孕,停經已12周。該患者停經的第九周開始出現惡心嘔吐,開始時嘔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來嘔吐逐漸加重,7-8次每天,嘔不能食,嘔出食物及黃膽水。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組成 黃芪10克,黨參(或太子參)10克,丹參10克,炒白術10克,薏苡仁15克,仙鶴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氣活血,健運脾胃。主治 適用于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或伴有腸上皮化生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中國中醫 > 中醫文化 > 中醫講堂 > 正文

任應秋如何學習《難經》

字號:T|T|T
摘要:難經的內容是很廣泛的正如難經匯考所說難經八十一篇辭若甚簡然而榮衛度數尺寸位置陰陽王相臟腑內外脈法病能與夫經絡流注針刺俞穴莫不該盡

(一)沿革

《難經》是《黃帝八十一難經》的簡稱,僅次于《靈樞》《素問》的古醫經之一。難,讀去聲,問難之義。皇甫士安的《帝王世紀》說:“黃帝命雷公,岐伯論經脈,旁通問難八十一為難經。”至隋蕭吉著《五行大義》,唐李善注《文選·七發》,他們引用《難經》文字,竟稱《黃帝八十一問》,可見“難”只是“問”字的互詞而已。所以《史記·黃帝本紀》里“死生之說,存亡之難”兩句的《索隱》云:“難,猶說也,凡事是非未盡,假以往來之詞,則曰難。”凡此均足以說明“問難”是所以名經的本義。惟楊玄操(見《集注難經·序》)、黎泰辰(見《虞庶難經注·序》)、紀天錫(見《進難經集注表》)等,均讀為“難易”之難,這是不夠妥當的。

《難經》的作者,在隋以前多指為黃帝所作,正如前引《帝王世紀》及《隋書經籍志》所載“《黃帝八十一難經》二卷”是也。唐以后便屬之于秦越人了。首先是由楊玄操倡說于前,他在《集注難經序》里說:“黃帝八十一難經者,斯乃勃海秦越人之所作也”。王勃復為之詳述于后,他說:“黃帝八十一難,是醫經之秘錄也。昔者岐伯以授黃帝,黃帝歷九師以授伊尹,伊尹以授湯,湯歷六師以授太公,太公授文王,文王歷九師以授醫和,醫和歷六師以授秦越人,秦越人始定章句”(見《文苑英華,雜序類,黃帝八十一難經序》)。自此以后,凡稱說《難經》者,無不指秦越人所作。如《舊唐書經籍志》《唐書藝文志》《崇文總目輯釋》《通志·藝文略》《郡齋讀書后志》《宋史藝文志》等均稱之。于此,秦越人著《難經》之說,便幾乎成為定案了。但張仲景在《傷寒論》中說:“撰用《素問》《九卷》《八十一難》”,既未道黃帝,也不稱秦越人。則作者雖難定,其為古醫經實毋容置疑。

(二)內容

《難經》的內容是很廣泛的,正如《難經匯考》所說:“《難經》八十一篇,辭若甚簡,然而榮衛度數,尺寸位置,陰陽王相,臟腑內外,脈法病能,與夫經絡流注,針刺俞穴,莫不該盡。”的確,《難經》的牽涉面不僅廣泛,而且在某些具體問題上,比《靈樞》《素問》越發深刻。茲就其全書的主要內容,分述如下。

一難至二十一難為第一篇,主要在論脈。凡獨取寸口、關分寸尺、陰陽關格、五臟應脈諸象、脈來輕重、陰陽盛衰、脈隨四時陰陽消長而運行、原氣為脈之根、遲數判臟腑寒熱、一脈十變、候五十動、脈絕分內外、色脈聲形相參、察脈損至、四時脈常變順逆、內外證脈變、切脈知生死、三部分四經、男女脈逆順、陰陽更乘、形脈病相應諸理,皆有精深的簡述,其中尤以別寸尺、辨輕重、論原氣諸端,均為《靈樞》《素問》所不言,而又最關切要。

二十二難至二十九難為第二篇,主要在論經絡。凡言經脈變動而生氣血之病,三陰三陽脈度長短之轉相灌溉,陰陽經脈氣絕之外候,手心主與三焦配為表里,以及十五絡、奇經八脈之起繼、為病等。其中有不少均為發《素問》《靈樞》之所未發。如言“是動”和“所生”病,直指為“是動者,氣也;所生病者,血也。……氣留而不行者,為氣先病也;血壅而不濡者,為血后病也,故先為是動后所生也。”這種解釋,為后來許多醫家所奉守。

三十難至四十七難為第三篇,主要在論藏象。凡營衛之相貫,三焦之稟生;心肺而獨居膈上,肺肝而各自浮沉;神藏各別,聲色臭味即隨之而殊;腑臟皆近,心肺與兩腸何獨去遠;左右分而腎與命門判,腑臟別則氣與陰營殊;三焦主持諸氣,命門獨系胞精;肺生于巳而主臭,腎養于申而能聞;腑臟有長短大小之不同,竅穴有七沖八會之互異;人老少而寤寐有多寡,頭頸面之經脈會諸陽等等。不僅都吸取了《靈樞》《素問》的精華,同時還突出地發明了“左腎右命門”之說。

四十八難至六十一難為第四篇,主要論病機診候。凡三虛三實,正經自病與五邪所傷,虛、實、賊、微,正五邪之辨,寒溫與陰陽之判,臟腑發病之殊,七傳間藏之勝,難易治之分,積聚病之別,下利有五泄,傷寒有五苦,癲狂病之察陰陽,頭心痛之分厥真,望聞問切之神圣工巧等。對辨證審因作了精當的發揮,如能將其爛熟胸中,則于病機診候之要,已能大體掌握。

六十二難至八十一難為第五篇,主要論臟腑營俞及針補瀉之法。其中包括五臟五俞,六腑六俞,而有陰陽終結之不同;十二經皆以俞為原之義,募在陰而俞在陽之別;虛實母子補瀉之先后,春夏秋冬針刺之淺深;刺病貴無傷,調氣在迎隨;五俞系四時,諸井皆氣少;東方實而西方虛,瀉南方即補北方;補瀉不同,取置各異;呼吸出內,信其左右;迎奪隨濟,定其虛實;以及上工治未病;毋實實,無虛虛諸理。雖系以針刺言,而藥治的方法亦不出其范圍。

以上五篇,八十一難,言脈、言經絡、言藏象、言病機診候、言榮俞針法,既集《靈樞》《素問》之精華,亦有作者之獨得心傳。如寸關尺之診、左右腎命之分等,都豐富了祖國醫學的內容。

(三)注家

祖國醫學古典醫籍中注疏最早的,莫過于《難經》。遠在三國時,吳太醫令呂廣,便是注《難經》的第一人,所注名曰《黃帝眾難經》。到了唐代,楊玄操在呂注的基礎上廣為注釋,名曰《集注難經》五卷。治平間陵陽人虞庶,為補呂楊之所未備,而成《虞庶注難經》五卷。元符間青神柏康侯(子建)有《注解難經》二卷,天圣間翰林醫官王惟一有《集注八十一難經》五卷,紹興間蘄水龐安常有《難經解義》一卷,臨川人周與權有《難經辨正釋疑》二卷,王宗正有《難經疏義》二卷,咸淳間臨川李子野有《難經句解》四卷,金大定間泰安紀天錫有《集注難經》五卷,易水張元素有《藥注難經》一卷。

以上這些注家,除《難經句解》還完整地存在外,呂廣、楊玄操、丁德用、虞庶、楊康侯五家僅存于今本《難經集注》中。雖非完璧,尚得流傳,其余的都散佚無存了。因此,《難經集注》是保存宋以前舊注的惟一注本。我們學習《難經》,似不能不首先備具這樣一個集存漢唐宋的五家注本。正如金山錢熙祚所說:“此一書所集諸家之注,未必盡是,然尚循文釋文,不為新奇可喜之談,由是以講求蘊奧,俾古人之意,晦而復明,而妄議古人者,亦得以關其口而奪之氣,詎不足重也歟?”(《難經集注·跋》)。

宋以后較有成就的注家,而又書存可見者,元代首推滑壽的《難經本義》二卷,明代有熊宗立的《勿聽子俗解八十一難經》六卷,張世賢的《圖注八十一難經》(又名《圖注·八十一難經辨真》)八卷,王文潔的《鍥王氏秘傳圖注八十一難經評林捷經統宗》六卷,清代有黃元御的《難經懸解》二卷,徐大椿的《難經經釋》二卷,莫丹子的《難經直解》二卷,葉子雨的《難經正義》六卷,丁履中的《古本難經闡注》二卷,周學海的《增輯難經本義》二卷,日本有滕萬卿的《難經古義》二卷,丹波元胤的《難經疏證》二卷,名古屋玄醫的《難經注疏》二卷。這些注家,都各有所長,其中以《增輯難經本義》《難經正義》《難經疏證》三書,最宜細看。

滑氏所著《難經本義》,在古今數十注家中當推為翹楚。以其于《難經》諸義,最能曉暢也。周學海復以之為藍本,在《本義》的基礎上,增加注家之足以互發者,和他本人的心得,次第輯入,名曰《增輯難經本義》。這樣則其說益備,而義愈顯。周氏并將每難于《素問》《靈樞》之所出,一一注明,尤便于學者不少。其中有《匯考》一篇,尤宜先讀,以識得學習門徑。《難經正義》頗同于徐大椿的《經釋》,引《經》以解《難》處,有過于徐氏,使《難經》所說都能得到佐證,并從而發揮之。葉氏臨證多心得,故其說理均著實而能深入,不僅臆說絕少,亦無泛泛之浮詞也。《難經疏證》于呂、丁、楊、虞諸家的古注參引獨多,宋以后的,惟斟酌于滑、徐兩家之間,說明他的選注是相當審慎的。作者精于疏義之理,書中往往采取漢學家詁訓的方法,于許多難解的字、義、理各方面,均提出相當的佐證,為之疏通,絕非一般望文生義之可比。閱讀了上列三家注本,對《難經》的理解,便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深度,再看其他注本,就可以瞭然于胸中了。

(四)讀法

徐大椿在《醫學源流論·難經論》中稱《難經》為“真讀《內經》之津梁”,并指出“其中有自出機杼,發揮妙道,未嘗見于《內經》,而實能顯《內經》之奧義,補《內經》之所未發,此蓋別有師承,足與《內經》并垂千古。”但是我們對這一部豐富和精深的理論知識,究應怎樣研讀呢?

第一,應在祖國醫學固有的理論體系基礎上進行研讀。《難經》是古人研究《靈樞》《素問》的產物,這一點是不成問題的。而祖國醫學中的陰陽五行、五運六氣、人與自然、藏象(包括經絡等)、病機、診法、治則這一理論體系,是完全出于《靈樞》《素問》的。從《難經》的內容來看,它仍然是以藏象、經脈、病機、診法、治則為綱,分別提出重點問題來討論闡發,其中仍然貫穿著陰陽五行、五運六氣、人與自然這一樸素的唯物辯證觀和整體觀,因而我們不能拋開這一理論體系來對待它,認為它是片段的東西。其實它不僅不是片段的,而且是從整個體系中提出某些主要問題來闡揚的。正如周學海所說:“察其所言,皆《內經》之精髓,不易之定法,其于大義,已無不賅,而不必如《內經》之詳且備也。”(《難經本義增輯序》)

第二,認識其從經脈立論的特點。《難經》雖然是研究《靈樞》《素問》之作,但從整個內容來看,知其尤側重于《靈樞》,故在闡發藏象,病機,診法、治則各個問題時,都著重于經脈的研究,這是《難經》很大的特點。所以,它除一至二十九言脈動、言經脈,六十二至八十一言俞穴補瀉的耑篇外,其論臟象,亦反復于營衛相貫、肺肝浮沉、臟腑脈別陰陽、氣會八部之說;其論病機,首言脈之虛實、正經五邪,次辨諸病之變,亦在諸經之動。所以有人以《難經》為脈法書,也有人以《難經》為經穴書。這是因為它很重視經脈的變化,許多理論都通過經脈來發揮的緣故。不過,重視經脈,不等于局限于經脈,只是它認為藏象、病機等無不與經脈有關而已。

第三,要重視其新發展的理論。《難經》作者在《靈樞》《素問》的基礎上,確有其卓越的發展。首先是命門的發明,三十九難說:“左為腎,右為命門,命門者精神之所舍也,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這一嶄新的問題的提出,兩千多年來,一直為命門學說的張本。其次是原氣的創說,三十六難云:“命門者,謂精神之所舍,原氣之所系也。”三十八難云:“腑有六者,謂三焦也,有原氣之別焉。”八難云:“十二經脈者,皆系于生氣之原。所謂生氣之原者,謂十二經之根本也,謂腎間動氣也。”原氣即動氣,根于腎命,別行于三焦,為生氣之原,故名原氣。這一原氣的提出,為后世言真陰真陽之所據。再次是脈分三部,獨取寸口的提倡,一難說:“獨取寸口,以決五臟六腑死生吉兇之法。”二難說:“從關至尺,是尺內,陰之所治也;從關至魚際,是寸口內,陽之所治也。”寸關尺三部攸分吉兇、決生死。幾千年來,竟成為定法,行之有驗,在醫學領域中實為莫大之貢獻。它如對三焦的見解,以及東實西虛,瀉南補北諸說,無一不是杰出的創見。我們對這些問題,都應當深入地學習,細致地揣摩,進一步明其所以然之理,從而整理發揚之。

《難經》的內容是相當精審的,文字古樸而潔,秩然可誦,青年同志,當精讀而背誦之。

(五)選本

《難經》的白文本不多見,宋元刻本固無論也。不得已而求諸次,惟《醫要集覽》叢書中有一卷本,凡34頁,10行,行20字,黑口,明經廠刻。似此明刻本,在叢書中,亦不易得。有1937年成都義生堂刻張先識校補本,名《黃帝八十一難經正本》,字跡端正完好,可讀。

至于前面介紹那幾種注本,《難經集注》以《守山閣叢書》本較好。此本有鴻文書局博古齋的影印本,以及商務印書館的鉛印本,中華書局《四部備要》的聚珍仿宋本亦佳。《增輯難經本義》,僅有《周氏醫學叢書》本。《難經正義》有坊刻本及《珍本醫書集成》本。《難經疏證》有《聿修堂醫學叢書》本,《皇漢醫學叢書》本。

今本《難經集注》五卷,本名《王翰林集注黃帝八十一難經》。題“明王九思,石友諒,王鼎象,王惟一輯”殊不倫類。王惟一為宋人,不得稱“明”。《四庫未收書目提要》謂王九思為明鄂縣人,亦不得與王惟一同輯書。查《醫籍考》云:“皇國云名氏《難經俗解鈔》……”首卷稱《難經》有十家補注。所謂十家,并越人而言之。曰:盧秦越人撰,吳太醫令呂廣注,濟陽丁德用補注,前歙州歙縣尉楊玄操演,巨宋陵陽草萊虞庶再演,青神楊康侯續演,琴臺王九思校正,通仙王哲象再校正,東京道人石友諒音釋,翰林醫官朝散大夫殿中省尚藥奉御騎都尉賜紫金魚袋王惟一重校正,建安李元立鋟本于家塾。因此諸家校注本固各單行,李氏鳩集其說編十家補注,而若署名似不以朝代為次序。后人以王惟一名在最后,謂系其所集,仍別為一書,題以王翰林集注字,先子所謂其非王氏之舊者,可見也。祭酒林天瀑先生《佚存叢書》,嘗刻是書曰:“明王九思所編,蓋未深加考究也。”(卷七,醫經七)似此,則《四庫提要》亦失考。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