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機版

移動客戶端下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全民健康 > 心理百態 > 正文

致6年前的自己:從醫是一場馬拉松,挺住!

字號:T|T|T
摘要:“我專心于工作,并確保自己有充足睡眠和鍛煉。我不后悔這種選擇,并且生活得更加輕松。”

  如果讓今天的你,給醫學生時代的自己寫一封信,你會說些什么?是為當時的熱血青年加油鼓勁,還是提出未來在醫院生存的建議?抑或是勸當時的自己跳出火海、另謀生路?

  美國女醫生suzanne koven就曾為“年輕的自己”寫過一封信,發表于《新英格蘭醫學雜志》:

  親愛的年輕醫生:

  我知道你很興奮,也很害怕,這些感覺都是正常的。你將要在醫院度過的艱難時光、你必須掌握的醫學知識、你將要為患者生命承擔的責任,都有足夠理由讓你望而生畏。如果你一點都不擔心,我反而會擔心。

  醫學世界里的性別歧視并不鮮見,有些無傷大雅,有些會讓你火冒三丈。作為女性,你將面臨額外的挑戰,我相信你已經有所體會了。在泌尿外科輪轉時,你會覺得自己的存在有點多余,大家默認“有自尊的男病人,都不會愿意讓女醫生看”。

  更嚴重的歧視是赤裸裸的薪酬差距。我要很痛心地告訴你,2017年美國女醫生的平均年薪比男醫生低2萬美元,這還是在調整工作時長等因素后的結論;管理崗位上的男性遠多于女性,即使在婦產科依舊如此;還有性騷擾,從手術室里的葷話到更嚴重的性虐待,以至于我們有些同胞無法忍受,從此告別了醫院。

  但最大的恐懼,不在外面,而來自你的內心、你的頭腦。你可能面臨的最大障礙,就是自己制造的恐懼。我從實習階段直到現在的執業中,一直飽受“冒名頂替綜合征”的困擾,我耗費了極大的心力,去告訴自己我不是個“騙子”。

  “冒名頂替綜合征”并不獨屬于女性,男醫生也可能出現這種不安——覺得自己的成功全靠僥幸,和優秀的同學們相比,自己并沒有真的理解凝血途徑、打不出完美的外科結、聽不出心臟雜音的微妙之處。

  與男醫生的不安相比,我們的恐懼感更甚:我們不僅堅信自己的缺點,更會對自己的優點妄自菲薄。

  2016年一項研究顯示,受女醫生照料的患者轉歸更佳。這一結果讓人們紛紛猜測,為何會如此:是女性更有洞察力、更富同理心,還是更注重細節、更善于傾聽,甚至是更善良?我不知道哪個猜測屬實,但我切身的體會卻是:

  即使我們真的擁有這些優勢,也傾向于無視或否認它們,甚至視之為一種負擔。我們總是說“無論男女,都有潛力成為優秀的傾聽者、富于同情心,這些能力沒什么特別。”好像情商高,就意味著智商低似的。

  更早之前,我以為展示出自己強大的醫學知識,能改變別人對我的看法。這種信念激勵了我刻苦學習,但收效甚微。臨床學習第二年時,一位腫瘤科老師提問我一種皮疹的類型,我脫口而出:“蕈樣肉芽腫!”這是我少數認識的幾種皮疹之一,也是唯一與癌癥相關的皮疹。

  我竟然答對了!這讓老師、患者和我自己都大吃一驚。但沒過一會,這種驚訝和喜悅就被大家忘在腦后了,我還是那只“菜鳥”。

  進入高年級,我更加堅信熟悉掌握臨床技能,就是一個醫生能力的全部。我興致勃勃地嘗試腰椎穿刺,第一次就完美完成;我申請了胃腸病學專業培訓,即使對消化科并不感興趣,只是覺得會操作內窺鏡能讓自己更自信。

  在實習的最初幾年,我堅信好醫生就是要治愈病人。所以每次看到“干凈”的胸片、血壓恢復正常,都讓我欣喜萬分。反之則讓我憂心忡忡——當急診科打電話說我的患者又突然來醫院時,我總覺得肯定是自己做錯了什么,才會如此。

  直到現在,我才意識到——我們不是超人,也不是騙子,既不那么強大,也沒那么渺小。我接受了“人必有一死”的現實。我多么希望你,能夠跳過多年的煎熬與糾結,直接有這種坦然、謙卑的心態!

  我明白了,沒必要與“冒名頂替綜合征”肉搏,花更多時間去肯定自己,才對病人更好——發揮我的優勢,去幽默地與病人交流,講講笑話,知道何時該沉默何時該滔滔不絕,懂得發揮擁抱的力量。每個醫生都有他/她的秘密武器,它的療效不亞于藥片。

  親愛的年輕同事,你不是個“醫學騙子”。你有缺點,也有獨特的優點,你受過良好的教育,擁有令人欽佩的目標感,它們都將助你成為一個優秀的醫生。而你作為女性擁有的善感和同理心,只會錦上添花。

  你忠誠的suzanne koven

  于哈佛醫學院、麻省總醫院

  人都說“先見之明”,但醫生更多的是“后見之明”

  為年輕醫生寫信,似乎早已成為醫學教育中的一項傳統,其重要性不亞于臨床技能的培養。

  早在1855年,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哈佛醫學院教授james jackson就曾寫過“致初入臨床的年輕醫生的一封信”,并被收錄進1982年出版的文集《給年輕醫生的信》中,該書作者是著名外科醫生、醫學人文學科的奠基者richard selzer。

  在這封信之前,koven就曾給自己做過一枚“時間膠囊”。彼時,她是美國麻省總醫院的一名內科主治醫生,2017年6月,身為住院醫師的她參與了一項“寫信給自己”的計劃。

  計劃要求參與者向6個月后的自己寫一封信,內容可以是此刻的憧憬、學醫的焦慮,或任何想說的話。然后信件被封存起來,直到6個月后再返還給寫信者。

  當時的koven既是寄信人,也是收信人。但她坦言,寫信時自己很茫然,除了排隊領取一套并不合身的白大褂、剛學的結核菌素試驗、手忙腳亂的cpr操作,她對醫學還一片懵懂。

  而寫這封信帶給她最大的觸動,是當她對行醫駕輕就熟后,再看到剛進醫院的新實習生,特別是女醫學生,能對她們的手足無措感同身受。而沒寫過這封信的人,可能早已忘了這種青澀的感覺。

  于是koven便帶著自己的回憶,寫下了本文開頭對年輕女醫生的勸誡。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神農山藥網-健康-中醫-現代醫學-生物學-疾病-用藥-健身-母嬰-飲食-減肥-瑜伽-美容-整形-心理-男女-性愛-醫院-疾病查詢-論壇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