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機版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門診,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復失眠20余年”來就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義上的熊貓眼,不過今日可真的見識到了,特拍了一張照片: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劉某,女,32歲,第一次懷孕,停經已12周。該患者停經的第九周開始出現惡心嘔吐,開始時嘔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來嘔吐逐漸加重,7-8次每天,嘔不能食,嘔出食物及黃膽水。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組成 黃芪10克,黨參(或太子參)10克,丹參10克,炒白術10克,薏苡仁15克,仙鶴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氣活血,健運脾胃。主治 適用于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或伴有腸上皮化生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全民健康 > 圖說健康 > 正文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字號:T|T|T
摘要:在不少自媒體的文章中都用了治愈癌癥的字眼也讓許多走投無路的癌癥患者及家屬燃起了希望促成了這一話題的急速熱炒也引來了無數的批評質疑但南方日報南方記者梳理發現陳小平鐘南山兩位學者的表述均未用到治愈癌癥這一說法

瘧原蟲能治癌癥?

哪些醫院在招募志愿者?

臨床試驗情況如何?

“以毒攻毒”是否會造成更大傷害?

近日,關于瘧原蟲治癌的搜索量激增。

這起源于近日中國科學院

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陳小平教授

在中國科學院SELF格致論道講壇的一個演講視頻。

不但有各大媒體的跟進報道,

也有不少自媒體打出“治愈癌癥”的標題,

吸引了無數眼球。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然而,在前期的“一片叫好”后,

這幾天陸續有不同的聲音出現。

有專家撰文表示,瘧疾治癌癥不要盲目樂觀;

也有輿論質疑,這項科研的全流程是否規范。

2月13日,南方日報、南方+記者走訪了

位于廣州的兩所參與這項臨床試驗的醫院

并梳理出關于瘧原蟲治療癌癥的焦點話題中

最關鍵的幾個問題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醫院項目進展?

一天上百名患者報名

廣醫一院已結束志愿者入組

據“中科院之聲”官方微博發布的參與臨床試驗的醫院,有兩所在廣州,一所在云南。其中廣州的是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和廣州復大腫瘤醫院。

在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24樓病區,當日暫無接受咨詢人員,病區墻上留有咨詢電話,但難以打通。走廊上張貼的《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臨床研究》的展板顯示,課題負責人為鐘南山、陳小平、歐陽銘。

據最新信息,目前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該科研項目已結束入組。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廣醫一院現場展板

在廣州復大腫瘤醫院,一早已有多位希望入組的患者在排隊。有患者家屬告訴南方日報、南方+記者,自己是看到央視報道后專程來廣州的。病人情況已經十分嚴重,家屬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尋求瘧原蟲的治療。“當然是希望能夠治愈了,但是也知道科研不一定每次都成功。”這位患者家屬表示,愿意承擔風險進行治療,因為本身已無其他有效的治療方案。

據醫院方表示,僅2月12日一天,已有上百名患者登記報名該項目。有的患者家屬表示此為免費治療,也有的家屬說需要一萬到兩萬一個療程的治療費用。登記報名的患者不僅有來自廣東,還有來自北京、河北、湖南等全國各地的患者。

廣州復大腫瘤醫院相關負責人說,癌癥的治療效果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更大數據的隨機對照試驗,因此從有效性來說,目前還不能準確評價。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南方日報、南方+記者也從病友群獲悉,他們了解到的信息是:

目前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招收30例受試者;

廣州復大腫瘤醫院招收20例受試者;

云南昆鋼醫院招收90例受試者;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五醫院招收30例受試者。

“瘧原蟲治愈癌癥”?

專家說的是“可能被治愈”

鐘南山:有一些苗頭下結論太早

在不少自媒體的文章中,都用了“治愈癌癥”的字眼,也讓許多走投無路的癌癥患者及家屬燃起了希望,促成了這一話題的急速熱炒,也引來了無數的批評質疑。但南方日報、南方+記者梳理發現,陳小平、鐘南山兩位學者的表述,均未用到“治愈癌癥”這一說法。

2月4日,南方日報、南方+記者聯系上了陳小平教授。

瘧原蟲治療的方法是什么?

陳小平教授介紹,

瘧原蟲治療的方法就是給癌癥患者打一針,

打入1毫升含有瘧原蟲的紅細胞。

這一針瘧原蟲的紅細胞可以在患者體內存活一兩年。

經過觀察,在最初的10例患者中,

5例有效,其中2例可能已經被治愈。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被治愈的2例什么情況?

可能被治愈的其中1例,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之前經多個療程的靶向治療后,產生了耐藥,也就是說“無藥可救”。在接受瘧原蟲療法治療后1個月余,他頸部的轉移腫瘤病灶消失了,肺部原發病灶的性質發生改變。經微創手術切除原發腫瘤后,醫生發現這一原發腫瘤失去了惡性腫瘤的表觀特征。療程結束后,這個患者經PE-CT檢查發現,他全身已無腫瘤病灶,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觀察1年多無腫瘤復發現象。

另1例患者是晚期前列腺癌伴多發性骨轉移的患者。接受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1個多月后,他的疼痛消失,恢復了正常走路,結束療程時已經無任何癥狀,出院后完全恢復正常生活,幾個月后復查,發現前列腺癌原發病灶的代謝活性消失,觀察1年無復發現象。

針對這兩例成果,

陳小平研究團隊用了“可能被治愈”的說法。

他強調,因為在醫學上驗證一個療法的效果,

有一個重要的指標,

就是還要觀察5年的時間看癌癥是否復發。

而目前這項研究中,

對最早的患者的觀察也就差不多2年,

說治愈還為時過早。

鐘南山院士:

近日,鐘南山院士也回應稱,該療法仍在實驗中,尚未達到被批準條件性用藥的階段。鐘南山介紹,該項實驗已經進行了近4年的時間,都用于其他治療方法均無效果,病癥處于終末期病人的治療,目前已臨床試驗了近30例,有10例觀察了一年,其中5例有比較明顯的效果,這些病人主要患有肺癌,也有少數前列腺癌,腸癌患者。 目前該項研究仍有很多未知數,尚沒有充分的證據和足夠數量的案例證實該方法有效,個別案例不足以說明問題。“現在看起來有一些苗頭,但是下結論太早了。”

美國杜克大學癌癥生物學博士李治中:

李治中也對南方日報、南方+記者表示,“瘧原蟲治愈癌癥”是個科學猜想,值得研究,但是,“目前參與人數還太少,也沒有正式的臨床研究論文,所以療效和副作用都屬于未知。”

他認為,在臨床數據發表之前,一些自媒體向大眾宣傳“瘧原蟲是抗癌神器”是不合適的,用“治愈”這個詞更是嚴重誤導。對新診斷患者,這樣的療法不應該作為治療的首選方案,“對于標準治療已經失敗的患者,可以作為選擇之一去了解,但需要降低預期。”

“以毒攻毒”會更糟嗎?

3項研究通過倫理審批

陳小平:青蒿素可控制瘧原蟲密度

網上目前對該研究的質疑,

主要集中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上,

也有人對流程是否規范也提出了疑問。

1往病人身上注射瘧原蟲是否經過了倫理委員會的審批?

中國臨床試驗注冊中心網站顯示,相關用瘧原蟲進行癌癥的免疫治療的研究共有三個,分別通過了中國注冊臨床試驗倫理委員會、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倫理委員會和云南昆鋼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批。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中國臨床試驗注冊中心網頁截圖

“瘧原蟲治癌”是科研還是鬧劇?記者實地走訪,真相在這里

中國臨床試驗注冊中心網頁截圖

2在應用于人體試驗前,是否經過動物試驗?

陳小平教授團隊此前就向南方日報、南方+記者介紹過,他們在小鼠身上開展過動物實驗。研究團隊把小鼠分為兩組:一組只接種癌細胞,另一組接種癌細胞之后還接種瘧原蟲。研究人員比較兩組小鼠腫瘤的生長曲線,然后解剖兩組小鼠觀察腦、肺、肝等重要器官是否有腫瘤轉移病灶,并比較兩組小鼠的生存率曲線。最后證明,瘧原蟲感染顯著抑制惡性實體腫瘤的生長和轉移,顯著延長肺癌、肝癌、乳腺癌、結腸癌等實體腫瘤荷瘤小鼠的壽命。

小鼠實驗的成功后,團隊從2016年起與鐘南山院士團隊等合作,在多家醫院開展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晚期實體腫瘤的臨床試驗,包括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廣州復大腫瘤醫院和云南昆鋼醫院。

3在已經是晚期的癌癥患者身上再種上瘧原蟲,是否會造成更大傷害?

鐘南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感染瘧原蟲會導致病患出現周期性發燒等各類癥狀,目前仍然存在很多問題。此前接受南方日報、南方+記者采訪時,陳小平教授團隊表示,瘧原蟲免疫療法的副作用是發熱和貧血,但團隊用青蒿素控制瘧原蟲的密度在較低的水平,可以讓患者不發熱,不出現貧血。在療程結束時,可以用抗瘧藥徹底清除瘧原蟲。

青蒿素是否能控制住瘧原蟲?南方日報、南方+記者采訪了曾多次赴非洲參與瘧疾防治項目的廣州中醫藥大學教授徐勤。他表示,對于注射進入人體的混在紅細胞中的瘧原蟲,青蒿素一樣有效,但需要注意如果血型不同可能出現溶血。

聲音

浙江大學教授:理論基礎成問題

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認為,陳小平用了一張假圖,不可能是癌癥死亡率圖。美歐澳那幾個地方確實是癌癥高發的熱點區域,但是因為他們醫療水平的因素,這主要是受人均壽命提高的影響,癌癥死亡率遠遠不是全球最高的。至少從流行病學的角度,在人群范圍內看不到發生瘧疾和癌癥死亡率下降之間的關系。“陳老師研究的理論基礎,本身就是成問題的。”

北大藥學院客座教授:這還是早期研究

署名北京大學藥學院客座教授、自媒體作者“80后菠蘿博士”發布文章表明觀點認為,這還是早期研究,目前參與人數還太少,也沒有正式的臨床研究論文,所以療效和副作用都屬于未知。在臨床數據發表之前,自媒體向大眾宣傳“瘧原蟲是抗癌神器”是不合適的,用“治愈”這個詞更是嚴重誤導。

科普撰稿人:正式論文還沒發表

曾任職于中國醫學科學院生物醫學信息研究所的張田勘則撰文質疑,瘧疾能治癌?連正式論文還沒發表,疑似又是一波炒作。

時間軸, 瘧原蟲抗癌如何演變成為“神話”和一場鬧劇?

2017年,陳小平團隊就在學術場合對外初步報道了這一科研成果,2018年也有不少傳統媒體對該研究的階段性成果進行了客觀報道,當時都未引發全國性的輿論關注。

2019年1月28日,中科院SELF格致論道講壇官方微博發布《這也許就是我們要找的癌癥疫苗!》,配中科院陳小平研究員進行的題為《瘧原蟲成為抗癌生力軍》的演講視頻,截至2月13日,該視頻已有579萬次播放。其中陳小平教授在演講中介紹,接受治療的患者中,“2個好像已經治好了”的表述,讓后續的不少自媒體借此炒作。

1月28日,“中科院之聲”官方微博也轉載了該文章,配文“瘧原蟲與癌細胞,看似并沒有什么聯系,卻意外被科學家發現,它能‘以毒攻毒’殺死癌癥……”輿論開始關注該研究成果,部分公眾號開始宣傳。

2月2日,新華網客戶端發布了對陳小平的采訪視頻,其中有關于該科研項目第二期志愿者預計200例開始招募,擴大了癌癥類型范圍的信息,引發了不少患者和家屬的關注。

2月4日,事件到達小高潮,一篇題為《大年三十好消息!中國科學家用瘧疾治愈病危晚期癌癥!》的自媒體文章發布,夸張的語言表述引發眾多患者關注,目前該文章已經被刪除,但在不少網站上仍有轉載。

2月7日,鐘南山院士回應《新京報》采訪稱,瘧原蟲治療癌癥部分有效,但下結論還太早。

2月9日,央視《新聞30分》欄目報道了“瘧原蟲療法治療癌癥”的進展,主要圍繞陳小平的演講進行報道,鐘南山院士也在視頻中予以回應,強調尚沒有充分的證據和足夠數量的案例證實該方法有效。央視的報道讓更多人關注瘧原蟲,但也有一些自媒體認為這相當于得到了央視的背書,引發炒作。

2月9日,微信公眾號“賽先生”發表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獨家撰文《瘧疾治癌癥,請不要盲目樂觀》,對陳小平研究的理論基礎、臨床數據、應用倫理等進行了質疑,獲得廣泛轉載,學界開始有了反對的聲音。

2月10日,一篇《央視CCTV告訴您:被刷屏的中國科學家陳小平用瘧原蟲感染治愈晚期癌癥的真相》發表,描述了瘧原蟲的研究成果,用了“世界沸騰了!全球震驚了!”等語言,有煽動性。

2月12日,微信公眾號“醫學界”發布原創文章《瘧疾治癌?20多年前還被用來治過艾滋》,表示據《紐約時報》,1993年到1996年,陳小平帶領的團隊和海姆立克博士共同進行“瘧疾療法”的研究,包括在8名中國艾滋病毒陽性患者身上進行實驗。

2月13日,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發布原創文章《瘧原蟲治愈癌癥?科學研究成果,不該淪為博眼球的工具》。文章最后的呼吁,也是南方日報、南方+記者的心聲:“患者真正需要的,是切切實實地治好疾病,而不是販賣希望泡沫的假消息。”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