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機版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門診,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復失眠20余年”來就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義上的熊貓眼,不過今日可真的見識到了,特拍了一張照片: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劉某,女,32歲,第一次懷孕,停經已12周。該患者停經的第九周開始出現惡心嘔吐,開始時嘔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來嘔吐逐漸加重,7-8次每天,嘔不能食,嘔出食物及黃膽水。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組成 黃芪10克,黨參(或太子參)10克,丹參10克,炒白術10克,薏苡仁15克,仙鶴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氣活血,健運脾胃。主治 適用于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或伴有腸上皮化生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疾病 > 腫瘤科 > 乳腺癌 > 乳腺癌治療 > 正文

JAMA子刊:哪些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晚期易復發?新標記物來了!

字號:T|T|T
摘要:循環腫瘤細胞檢測能否降低激素受體陽性患者晚期復發率呢


作者:sean

來源:醫學界腫瘤頻道


  每每說起乳腺癌,其死亡率與發病率之高都已經是老生常談了。

  然而可喜的是隨著近年來治療手段的提高,越來越多的乳腺癌患者開始能夠獲得長期生存,晚期的轉移或復發成為患者主要死亡原因,這一點對于激素受體(hr)陽性的患者來說尤其如此[1,2]。

  5年的內分泌標準治療大大降低了患者復發,然而仍舊有一定比例的患者會在5年后復發,那么是否有什么指標能夠準確的區分這些容易發生晚期復發的hr陽性患者呢?

  近期一項發表在jama oncology上的一篇文章就發現循環腫瘤細胞(ctc)很可能能夠擔此大任。

  一

  hr陽性乳腺癌患者晚期復發占大多數

  對于hr陽性的患者,輔助化療主要能夠降低患者5年內的復發率,然而內分泌治療能夠顯著降低治療期間以及由于延滯效應引起的治療完成后的復發率[3-5]在明確診斷5年之后的復發通常被稱為晚期復發。與hr陰性的乳腺癌患者相比,hr陽性患者晚期復發占大多數[6.7]。

  通常而言,生物標記物對于區分高低風險的晚期復發患者的準確率及敏感性要高于一般的臨床病理指標。

  盡管目前有一些基因檢測能夠提供提供早期及晚期復發或內分泌治療效果的預測,但由于區分效能有限以及臨床應用證據不足,限制了其在臨床上的推廣,要是能有一種行之有效的預測晚期復發的生物標記物將對患者內分泌治療方案起到關鍵指導作用。

  目前,循環腫瘤細胞或循環腫瘤dna的檢測已經逐漸走上了臨床應用,但是否能夠預測晚期復發仍舊沒有相關研究。帶著這樣的疑問,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joseph sparano教授開展了一項前瞻性的臨床研究。

  二

  ctc陽性患者復發風險提高13.1倍

  該研究入組的患者來自于e5103研究,那么e5103又是一項怎樣的研究呢?

  e5103研究納入了her2陰性早期乳腺癌患者4994例,用于評估術后輔助化療±貝伐珠單抗治療能否使患者受益。

  然而結果是令人失望的,該研究結果表明,對于高風險her2陰性乳腺癌患者,貝伐珠單抗聯合蒽環紫杉類輔助化療,并不能延長患者的5年無浸潤生存和總生存。雖然獲得了一個陰性結果,但e1505研究收集了患者的生物標本,為后續的生物標志物分析提供寶貴資料。 該研究就是基于e5103研究的患者進行的另一項前瞻性研究[8]。

  這項前瞻性研究中納入了注冊e5103研究4.5-7.5年之后仍舊沒有轉移的患者。該研究納入其中547名患者,有26名患者檢測到ctc陽性,具體流程圖如圖1所示。

JAMA子刊:哪些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晚期易復發?新標記物來了!


  圖1

  ctc陽性與陰性患者的臨床病理特征沒有顯著差異。

  截止到分析時,ctc檢測后的中位隨訪時間達到了2.6年(1.6-4.4年),共發現24名(4.4%;95% ci 2.8%-6.5%)患者發生晚期轉移,其中23名患者為hr陽性。

  hr陽性的患者共353名,其中23名患者發生了復發,而在hr陰性的193名患者中,共1名患者發生了復發,這與之前hr陽性患者晚期復發率較高,而hr陰性患者5年后較少復發的結論相同。

  在整體人群中,ctc陽性的復發風險要高于ctc陰性患者12.7倍(95%ci 4.7-34.7;p< 0.001)。由于僅有1例hr陰性患者復發,因而之后所有分析均在hr陽性患者中進行。

  ◆ ◆ ◆ ◆ ◆

  18名hr及ctc均陽性的患者中有7名患者被檢測到復發,ctc陽性提高了10.82倍的復發風險(圖2)。

JAMA子刊:哪些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晚期易復發?新標記物來了!


  圖2

  在多因素分析中,ctc陽性的復發風險提高了13.1倍(預測hr=13.1;95% ci 4.7-36.3),23名hr陽性的復發患者中7名患者為ctc陽性。

  ctc陽性患者中位復發時間為2.8年,在ctc陽性及陰性患者中,人數及時間均一后的復發率分別為21.4%/人年及2%/人年

  在330名內分泌治療信息明確的患者中,不論ctc陰性(272 of 313[86.9%])還是陽性(15 of 17 [88.2%]),仍舊正在接受內分泌治療。

  在23名hr陽性且復發的患者中,有18名在檢測ctc時仍在進行內分泌治療(7名ctc陽性患者中5名,16名ctc陰性患者中13名),并且7名ctc陽性患者中正在進行內分泌治療的患者均在治療過程中復發。

  ◆ ◆ ◆ ◆ ◆

  作者同時對ctc負荷與復發風險的相關性進行了分析。

  分析中共納入18名hr陽性且ctc陽性的患者,中位ctc計數為1/7.5ml血液,復發患者(7名)的中位數為9/7.5ml血液,未復發患者為1/7.5ml血液。

  335名ctc為0/7.5ml血液的患者中發生復發16人,12名ctc計數為1/7.5ml血液的患者中復發2人,而6名ctc計數大于等于2/7.5ml血液的患者中復發5人,這提示我們ctc負荷與患者的復發有一定聯系。

  在hr陰性患者中,8名ctc陰性但ctc陰性的患者中,沒有任何一名患者發生了復發,其中7名患者ctc負荷為1/7.5ml血液,1名2/7.5ml血液。

  三

  cdc早期檢測能否降低晚期復發率?值得期待!

  臨床上大約有一半以上的hr陽性乳腺癌患者會出現晚期復發或轉移。

  本研究中hr陽性的患者中,ctc陽性的患者大概占了5%,但是這5%的患者晚期復發風險高于ctc陰性患者近13倍!

  大約一半的復發hr陽性乳腺癌患者會在其真正出現復發前發現ctc陽性,在檢測ctc陽性后到真正出現復發的中位時間為2.8年(0.1-2.8年)。

  在hr陰性的患者中,盡管也有大致相同比例的ctc檢出率,但卻與晚期復發風險相關性不大。事實上,在193名hr陰性的患者中,僅有1名患者出現了晚期復發。

  該研究提供ctc作為區分hr陽性乳腺癌患者晚期復發風險生物標記物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尤其是在乳腺癌新的藥物層出不窮的今天。

  目前對于晚期hr陽性的乳腺癌患者,cdk4/6或其他雌激素受體的抑制劑等均表現出較好的療效,那么在檢出ctc陽性到真正出現復發這一段較長的時間(中位時間為2.8年)里,是否可以通過早期干預以此降低患者的晚期復發率呢?

  同時,聯合ctc計數以及單細胞測序、循環muc-1或循環腫瘤dna等,也有可能成為很好的預測方式。

  ◆ ◆ ◆ ◆ ◆

  本研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比如樣本量較小,中位隨訪時間偏短等。

  同時,研究的設計上亦有一些問題不能得到解決,比如是否可以因為ctc陰性而縮短患者內分泌治療時間,her2-hr均陽性的患者是否也能利用ctc進行檢測等尚無法通過本研究進行解答。

  并且,本研究僅進行了一次ctc檢測,對于ctc的檢測時間點是否會影響期預測效能等未進行深入研究。

  然而,任何一項臨床試驗都不可能做到盡善盡美,作為一項前瞻性的預測研究,該研究已經為ctc作為預測晚期復發的效能提供了較高級別的臨床證據。

  同時,該研究也提供了未來的研究方向,也為ctc作為臨床上預測hr陽性乳腺癌晚期復發打下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參考文獻

  [1] howlader nna, krapcho m, garshell j, et al, eds.seer cancer statistics review, 1975-2011. bethesda,md: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4..accessed june 13, 2018.

  [2]. fisher b, jeong jh, anderson s, bryant j, fisher er, wolmark n. twenty-five-year follow-up of a randomized trial comparing radical mastectomy, total mastectomy, and total mastectomy followed by irradiation. n engl j med. 2002;347(8):567-575.

  [3] peto r, davies c, godwin j, et al; early breast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ebctcg). comparisons between different polychemotherapy regimens for early breast cancer: meta-analyses of long-term outcome among 100,000 women in 123 randomised trials. lancet. 2012;379(9814):432-444.

  [4] davies c, godwin j, gray r, et al; early breast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ebctcg). relevance of breast cancer hormone receptors and other factors to the efficacy of adjuvant tamoxifen: patient-level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trials. lancet. 2011;378(9793):771-784.

  [5] early breast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ebctcg). aromatase inhibitors versus tamoxifen in early breast cancer: patient-level meta-analysis of the randomised trials. lancet. 2015;386(10001):1341-1352.

  [6] saphner t, tormey dc, gray r. annual hazard rates of recurrence for breast cancer after primary therapy. j clin oncol. 1996;14(10):2738

  [7] sparano ja, zhao f, martino s, et al. long-term follow-up of the e1199 phase iii trial evaluating the role of taxane and schedule in operable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015;33(21):2353-2360.

  [8] miller k d, o’neill a, gradishar w, et al. double-blind phase iii trial of adjuvant chemotherapy with and without bevacizumab in patients with lymph node–positive and high-risk lymph node–negative breast cancer (e5103)[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8: jco. 2018.79. 2028.

乳腺癌

早期乳腺癌

常見癥狀:乳房腫塊 乳腺癌的遠處轉移

并發癥狀:乳腺結核 貧血

相關檢查:外科檢查 乳房攝片

推薦用藥:氯氧喹膠囊

JAMA子刊:哪些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晚期易復發?新標記物來了!

乳腺癌、非小細胞肺癌等腫瘤治療...[詳細]

¥999購藥

推薦醫院:淮北市人民醫院預約掛號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預約掛號

推薦醫生:王寶成 主任醫師韓少榮 主治醫師史培泉 主任醫師

  • 你好!我是乳腺癌傳說不可以同房,同房可
  • 你好我家人得了浸潤性乳腺癌全切手術吃什
  • 浸潤性乳腺癌吃什么最好不吃什么好謝謝

關于乳腺癌更多新聞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