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機版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實習醫生日記之頑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門診,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復失眠20余年”來就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義上的熊貓眼,不過今日可真的見識到了,特拍了一張照片: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實習醫生日記之—妊娠劇吐

劉某,女,32歲,第一次懷孕,停經已12周。該患者停經的第九周開始出現惡心嘔吐,開始時嘔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來嘔吐逐漸加重,7-8次每天,嘔不能食,嘔出食物及黃膽水。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實習醫生日記之豬蹄腳

組成 黃芪10克,黨參(或太子參)10克,丹參10克,炒白術10克,薏苡仁15克,仙鶴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氣活血,健運脾胃。主治 適用于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或伴有腸上皮化生等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生物基因 > 生物研究 > 癌癥研究 > 正文

每周 150 分鐘運動或真有助于抗癌

字號:T|T|T
摘要:相信大部分患者在被確診為癌癥時在經歷了短暫的傷心和絕望后都會尋求積極治療因為他們心中都抱有一絲希望說不定會有奇跡出現然而在他們尋求各種積極治療的過程中有一種既廉價又有效而且副作用還小的方案卻被大多數人遺忘了這一方案就是運動以乳腺癌為例已有大量研究表明經常運動的人群乳腺癌的發病風險比較少運動的人群降低了近同樣的對于確診為乳腺癌的患者來說在確診后經常

每周 150 分鐘運動或真有助于抗癌

相信,大部分患者在被確診為癌癥時,在經歷了短暫的傷心和絕望后,都會尋求積極治療。因為他們心中都抱有一絲希望,說不定會有奇跡出現。然而,在他們尋求各種積極治療的過程中,有一種既廉價,又有效而且副作用還小的方案卻被大多數人遺忘了,這一方案就是“運動”。以乳腺癌為例,已有大量研究表明,經常運動的人群,乳腺癌的發病風險比較少運動的人群降低了近 30%(1)。同樣的,對于確診為乳腺癌的患者來說,在確診后經常鍛煉的患者,其全因死亡率更是降低了近 50%,而歸因于乳腺癌的死亡率也降低了近 30%(2)。此外,美國還將運動納入了乳腺癌的標準治療指南中,建議乳腺癌患者每周進行 150 分鐘左右的中等強度鍛煉(3)。

說到這,可能仍然有人懷疑運動抗癌的可行性,因為上述關于運動與乳腺癌之間的研究只是相關性研究。也有可能是經常鍛煉的人具有更好的生活條件或者作息規律,因此其發病風險以及死亡風險才較低的。而現在,來自丹麥的科學家們首次發現了運動抑制乳腺癌的具體的分子機制,進一步證明了運動真的可以抗癌!

近日,來自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炎癥與代謝研究中心以及身體活動中心的 Pernille Hojman 博士在美國癌癥研究協會旗下的雜志《癌癥研究》上發表的一篇論文表明,運動之所以能夠發揮抗乳腺癌作用,是因為運動過程中產生的腎上腺素可以激活經典的抑癌通路,Hippo 信號通路,引起癌細胞生長,轉移,耐藥所必須的 YAP 蛋白失活(4)。

雖然此前關于乳腺癌與運動的大量相關性研究都表明,運動與乳腺癌發生,復發以及死亡風險的降低相關。但是關于其中的具體機制很少有人研究。僅在 2008 年的時候,一些學者提出,運動降低乳腺癌的風險可能是由于長期的運動可以減少各種癌癥的風險因素,例如肥胖、慢性炎癥等等(5)。

然而,2016 年的時候,Hojman 博士的研究團隊意外發現,并不需要長期運動,僅單次運動就可以產生明顯的抗癌作用,表現為,僅憑單次運動后的血清就能使乳腺癌細胞的增殖活性降低了 10%(6)。這一發現引起了 Pernille Hojman 博士對運動抗癌現象的強烈興趣,也促使其對這一現象進行系統的研究,以確定其具體機制。

為此,在之前實驗的基礎上,Hojman 博士選擇了兩種常見的乳腺癌細胞系,MCF-7(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細胞)以及 MDA-MB-231(三陰性乳腺癌細胞系)。同時,Hojman 博士讓參與實驗的 20 名乳腺癌婦女以及正常婦女同時進行 2 小時的中等強度的運動,然后提取運動前和運動后的血清,并分別與上述兩種乳腺癌細胞一起培養。

結果,同 Hojman 博士 2016 年的研究結果相符,無論是乳腺癌婦女還是正常婦女,相比與運動前,運動后的血清都能使上述兩種細胞的增殖活性降低 10%-20%。這意味著,無論是正常婦女還是乳腺癌婦女,運動都可以產生明顯的抗癌作用。而為了進一步確定運動產生抗癌作用的能力。Hojman 博士還將 500 萬個 MCF- 7 細胞或者 MDA-MB-231 細胞分別與運動前或者運動后健康婦女的血清一同培養 48 小時,然后移植進入裸鼠體內,以研究運動抑制乳腺癌發生的能力。

結果,Hojman 博士驚喜的發現,與運動前的血清一起培養的 MCF- 7 細胞在 90% 的裸鼠體內形成了腫瘤,而與運動后血清一起培養的 MCF- 7 細胞僅在 45% 的裸鼠體內形成了腫瘤。同時,相比于運動前的血清,與運動后血清一起培養的 MCF- 7 細胞在裸鼠體內形成的腫瘤大小更是減少了 76%。

同樣地,對于 MDA-MB-231 細胞來說,相比于運動前的血清,運動后的血清使 MDA-MB-231 細胞在裸鼠中形成腫瘤的能力降低了 20%,然而二者形成腫瘤的大小并沒有區別。表明,運動不僅可以抑制乳腺癌細胞的增殖,還能顯著減弱其形成腫瘤的能力。特別地,運動對于 MCF- 7 細胞的抑制能力更強。那么運動是如何發揮抗癌作用的呢?結合之前的研究(7),Hojman 博士發現,原來人們在運動過程中產生的大量的腎上腺素等兒茶酚胺類激素才是真正的“抗癌先鋒”。它們可以激活 Hippo 抑癌信號通路,導致 YAP 蛋白的磷酸化失活(已知 YAP 蛋白是癌細胞生長、增殖、轉移與耐藥所必需的一種蛋白)(8),從而發揮抗癌作用的。

最后,Hojman 博士還在 MCF- 7 細胞以及 MDA-MB-231 細胞移植的小鼠腫瘤模型體內直接測試了腎上腺素以及去甲腎上腺素的抗癌活性。通過每天給小鼠注射少量的腎上腺素或者去甲腎上腺素,Hojman 博士發現,每天適量腎上腺素的注射可以使 MCF- 7 細胞移植裸鼠的腫瘤生長速度降低 85%,MDAMB-231 細胞移植裸鼠的腫瘤生長速度降低 59%。同樣地,去甲腎上腺素同樣能使 MCF- 7 細胞移植裸鼠的腫瘤生長速度降低 53%,使 MDAMB-231 細胞移植裸鼠的腫瘤生長速度降低 58%。

雖然,Hojman 博士的研究證明了運動抗癌是可行的。但是并不鼓勵乳腺癌患者私下進行鍛煉。

正如 Hojman 博士所說,“雖然,這項研究的結果表明,中度至高強度運動可以使機體腎上腺素水平的急劇增加,通過激活 Hippo 信號通路降低乳腺癌細胞的生長活性,表明乳腺癌女性進行中度至高強度的運動可能有助于癌癥的治療。但是,由于鍛煉方案需要根據病人的身體情況制定,因此,被診斷患有乳腺癌的婦女應在開始鍛煉計劃前仔細咨詢醫生(9)。”

此外,Hojman 博士還計劃在今年秋天招募乳腺癌患者,在為期 12 周的新輔助化期間進行隨機對照運動干預研究,以進一步研究運動訓練對乳腺癌患者的術后并發癥的影響,以及完善運動抗癌的方案(10)。(生物谷Bioon.com)

參考資料:

1.Brown J C, Winters‐Stone K, Lee A, et al. Cancer, physical activity, and exercise[J]. Comprehensive Physiology, 2012.

2.Schmid D, Leitzmann M F. Association between physical activity and mortality among breast cancer and colorectal cancer survivo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Annals of Oncology, 2014, 25(7): 1293-1311.

3.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Food, nutriti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the prevention of cancer: a global perspective[M]. Amer Inst for Cancer Research, 2007.

4.Dethlefsen C, Hansen L S, Lillelund C, et al. Exercise-Induced Catecholamines Activate the Hippo Tumor Suppressor Pathway to Reduce Risks of Breast Cancer Development[J]. Cancer Research, 2017.

5.McTiernan A. Mechanisms linking physical activity with cancer[J]. Nature reviews. Cancer, 2008, 8(3): 205.

6.Dethlefsen C, Lillelund C, Midtgaard J, et al. Exercise regulates breast cancer cell viability: systemic training adaptations versus acute exercise responses[J]. 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2016, 159(3): 469-479.

7.Yu F X, Zhao B, Panupinthu N, et al. Regulation of the Hippo-YAP pathway by G-protein-coupled receptor signaling[J]. Cell, 2012, 150(4): 780-791.

8.Zanconato F, Cordenonsi M, Piccolo S. YAP/TAZ at the roots of cancer[J]. Cancer Cell, 2016, 29(6): 783-803.

9.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7-09/aafc-wmt090617.php

10.http://www.genengnews.com/gen-news-highlights/single-exercise-session-reduces-cancer-cells-ability-to-form-tumors/81254905

溫馨提示:87%用戶都在生物谷APP上閱讀,掃描立刻下載! 天天精彩!
每周 150 分鐘運動或真有助于抗癌
發貼區
昵稱|
注冊
 歡迎您! | 退出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藥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可以輸入300個字

返回頂部↑
網站簡介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法律聲明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權所有 神農山藥網 - 健康門戶網站
粵ICP備10229438號-1 | |